莲叶

蔡志忠:

理生於易,道不在遠 :

禪宗曰:「飢來吃飯倦來眠。」
詩旨曰:「眼前景致口頭語。」
蓋極高寓於極平,至難出於至易,有意者反遠,無心者自近也。

 

蔡志忠:

很多人在告誡別人,
指正別人的錯誤時,
很可能自己也正抱持著“錯誤”。

蔡志忠:

《不求表面》

无难禅师只有一个徒弟叫正受。正受学业完成之后,无难招他入室。
无难说:“我老了由你继承衣钵,这本很重要的书给你作为继承的象征。”
正受说:“既然这本书这么重要,你还是留着吧。”
无难说:“不,它表示你的继承。”
正受说:“我接受的是你的法,而不是你的书。
我要的是不立文字的禅,我喜欢它的本来面目。”
无难解释说:“这本书已经传了七代,你不妨留著作为承受此法的表记吧。”
正受接过书后,看也不看,就扔进身边的火炉里。
着那本珍贵的秘笈,转眼间冒出熊熊的火光,又立刻化为灰烬,
无难禅师惊呼大叫:“你在干什么?”
正受回吼道:“你在说什么?”

蔡志忠:

“至道無難,惟嫌揀擇”,
   當問起路在何處就是絕大錯誤,
   因為哪兒都無路,
   我們原本就活在道中。


蔡志忠:

沒有一位老師能把
任何東西灌輸給學生,
但他卻能幫助學生
看清內心的一切。


蔡志忠:

宋.天童正觉

粥罢教令洗钵盂,豁然心地自相符;
而今餐饱丛林客,且道其间有悟无?

蔡志忠:

庄子说:鱼相忘乎江湖,人相忘乎道术。
人活在禅道之中,但却不知道禅是何物。

蔡志忠:

“禪”不屬於過去、現在、未來。
  它是本來如此,
  是言語所不能表達的。


蔡志忠:

《平等实性》南朝‧善慧

空手把锄头,步行骑水牛,
人从桥上过,桥流水不流。